蛋哥

蛋蛋蛋蛋蛋蛋蛋

Blindtale失明传说[重制]一、前因

白痴虫豸:

    201X年1月11日,下午六点二十一分。

    伊波特山。

    积攒了厚厚冬雪的寂静山林里,一个瘦弱的人影正在冷风中艰难地前进着。

    那是一个失明的少女,身材矮小,看上去不超过十岁,除了肤色有些蜡黄以外,长相还算清秀。短不过肩的头发修的还算整齐,身穿深蓝色半膝棉裙,系着深棕的皮带,裙角装饰有两道深紫色横纹,围着一条与横纹同色系的围巾,棕色的长皮靴此时正在没过半截小腿的雪里挣扎着前进,包裹着深色裤袜的腿在寒风中微微打颤。

    她双眼紧闭,眉头紧锁,轻轻咬着牙,用手中的盲杖小心的探路,空余的另一只手不忘往旁边的树干上借力,防止自己滑倒。

    “加油啊Frisk,都到这里来了,绝不能放弃……”她低声鼓励着自己,呼出一团白白的雾气。那雾气迅速地在空中消散了,又带走了一点点温度。

    在几个小时之前,这个可怜无助的小孩还在充满人烟的城市里到处晃荡,那时的她还沉浸在生日的喜悦中,完全没有来到这里的理由。

    Frisk于200X年1月11日,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冬日里,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降生了。可惜的是小Frisk并没有享受普通的福分,先天失明的她得不到除了母亲之外的任何关爱。在她刚满三岁的时候,被来自各方的压力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母亲,忍受着痛苦把她独自留在了另一座城市的某个街角。

    “妈妈,这是哪里?”

    “Frisy……妈妈要离开一会儿,你自己在这里等着,要乖乖的,不要乱跑,过会儿会有生日惊喜来找你的,好吗?”

    “真的吗?好~”

    “Frisy……对不起,Frisy……我已经……”

    小Frisk隐约记得,那天妈妈的声音颤抖着,话说了一半就没再继续下去,只是用力抱了抱她就离开了,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天真的她乖乖的坐在街边的台阶上,靠着一杆路灯,满怀着对生日惊喜的期待,等了很久很久……只有一根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盲杖,陪着她面对那陌生城市的冬雪,和完全未知的未来。

    还算幸运的是,她在冻死街头之前,被路过的流浪汉捡回了流浪者们的大本营。流浪者们对她的到来十分高兴,作为流浪者首领的Hansen甚至当场认她做自己的养女,主动担起了抚养的责任。

    “小朋友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 “……是生日惊喜吗?妈妈果然没有骗我……”

    “啊?不……是的没错,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参加派对,好不好?”

    “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 小Frisk在这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亲情,虽然日子过得很艰难,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快乐成长。大本营只是个桥洞,有十几个流浪者聚集在这里,拉起了许多小营帐,这就是她的家了。经常会有坏小子欺负她看不见,来找她的麻烦,但在流浪者们的流氓教育之下,她总会用盲杖积极地“回应”那些坏小子们的热情。虽然这么做会被欺负得更惨,但她从未在救兵赶到前认输,也算是充满了骨气吧。

    她坚强的性格让她在周边居民的心里树立起了良好的形象,可以说流浪汉大本营周边到处都是她的朋友,不管是老是小,这让她获得了不少好处。比如说,酒吧的老板会专门给她留空瓶子,食堂的阿姨会悄悄给她带小面包,就连经常经过的高中大哥哥也会时不时揉揉她的头。别看她生活在流浪者之中,在卫生方面上她做得还是挺好的,首领Hansen在她到来之后,勒令所有流浪者们都要勤洗澡,以免让他的宝贝女儿成天臭烘烘的。

    但就是这好人缘导致她来到了伊波特山。




    今天是小Frisk的九岁生日,流浪者们用集体攒了好久的钱给她买了一整套新衣服。虽然她没办法看出这新衣服的外观如何,不过她觉得既然是大家的心意,那一定不会难看。她换上新衣服,和大家一起庆祝了生日,很快就兴奋地跑上街,向她的朋友们炫耀自己的新衣服去了。

    在街上绕了一圈,她轻车熟路的摸进了一家杂货店。杂货店的老板Devid是个中年男人,身材高大,体格健硕,理着平头,蓄着短短的络腮胡子,从外表上看着还挺凶恶的,但性子意外的温和友好,总是穿着米黄色的围裙工作装,在店里做小手工。他年轻时喜欢游历世界,后来据说是累了,就来到这个小城市开了家小店,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。

      Devid知道很多有趣的事情,附近的小孩子都喜欢听他讲故事,他也非常乐于分享自己的经历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唯独对Frisk格外热情,每次她来到店里都会送给她一些小玩意儿,有时还会单独告诉她一些他从未和其他小孩提起过的神秘故事,比如怪物的传说。小Frisk对他十分信任,把他讲的故事全都记在了心里,每天都来店里找他玩,乐此不疲。

    “Devid!早上好!”Frisk用力推开了玻璃门,在门边感应器悦耳的提示音中大步走进了杂货店。

    “已经是下午了哦,下午两点十一分。”Devid正坐在柜台后悠闲地擦着杯子,很快就回应了她。

    “别管这个啦,你看你看!Hansen他们给我买了新衣服!”Frisk伸展手臂,转起了圈圈,努力展示着自己的裙子,不留神竟撞向了柜台。

    “嘿,小心!” Devid连忙放下杯子站起来,隔着柜台伸出手托住了Frisk那撞向柜台的背,避免了一桩生日惨剧。

    “你啊,冒冒失失的,撞伤了可怎么办。”David缩回了手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 “嘿嘿嘿……这不是高兴嘛。”Frisk站稳后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很快又振作起来,一脸期待的看着Devid的方向,把盲杖抱在胸前,小脚不安分地不断轻踏地面,“你看看怎么样?好不好看?”

    “嗯……”Devid绕出柜台,走到了Frisk的面前,一手环胸一手摸下巴,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,突然露出了一脸坏笑,“你这个,好看还是不好看呢……不好说啊。”

    “哎?!你又来!”Frisk不满的尖叫起来,气鼓鼓地挥了挥盲杖,仿佛这样的局面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一般,“别耍我啦,我认真的!到底怎么样啦!”

    “哎哟哟,别生气嘛,我错啦。”Devid摆摆手,顺势揉了揉Frisk的头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笑意,毫无歉意。眼看着手底下的小女孩就要爆发了,他连忙补充道:“好看!当然好看了!我们的小公主穿什么都好看!”

    听见Devid的回答,小姑娘鼓起的腮帮子这才消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脸:“我就知道Devid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

    “听你这句话,你还挺自信的啊。”Devid收回手,抓了抓耳朵,眼神突然垂了下去,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事情,什么让他感到悲伤的事情……

    Frisk自然没办法注意到他的小动作,自顾自的摸索着,坐到了店内的椅子上,一脸骄傲地晃动着双腿,“那是当然啦,这可是大家送给我的,你要是敢说不好看我就要打你了。”

    “不敢不敢。”Devid晃了晃脑袋,像是在否定,更像是在让自己清醒。他换上了笑脸,走过去坐在了Frisk对面,默默看着眼前瘦弱的小女孩,一些已经酝酿了很久的事情挂在嘴边,却总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 或许就是今天了……但这真的合适吗?我这么做的话,她……

    Frisk察觉到了Devid诡异的沉默,疑惑地歪了歪脑袋,问道:“Devid,你怎么了?平时的你可没这么安静。”

    “Frisk……”Devid咧了咧嘴,欲言又止,顿了顿,决定换一个说法:“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,有关怪物和魔法的故事吗?”

    “当然!”Frisk扬起了下巴,自信地答道。

    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呢?”

    “如果是真的?”Frisk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,有些惊讶的望向Devid,“说实话,如果是你这么说的话……我可能真的会信。可是你说过那些都是假的啊?”

    “Frisk……”Devid咽了咽口水,一脸苦涩,“你愿意相信我吗?”

    “你今天好不对劲哦。”Frisk皱起了眉,“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啊,你尽管说就是了。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 “谢谢,你能这么说就好了。”Devid用力揉搓着太阳穴,像是在逼迫自己狠下心。“……你能保证你在听到我接下来的话时,可以保持冷静吗?”

    “啊?好吧。”Frisk一头雾水,Devid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,不由得点头说道。

    “事实上……我知道一个可以让你看到东西的法子。”

    “什……!”Frisk一下子站了起来,尖叫在刚出口的瞬间就被Devid捂了回去,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坐了下来。

    “我就知道会这样。”Devid叹了口气,收回了按在Frisk嘴上的手。

    “抱歉……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Frisk的脸因为激动而涨红,努力压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 “因为那法子实在是……太难以置信了。”Devid拉动椅子,稍稍靠近了Frisk。“是魔法。”

    “可是你说过……”

    “我确实说过那些都是假的,这个我得向你道歉,很抱歉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 Frisk的双眼已经完全瞪大了,灰蒙蒙的瞳孔没有任何反光,却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“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。”

    “我怕你控制不住自己啊。”Devid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,“你是个行动力很强的孩子,但却缺少保护自己的力量,所以我一直不敢告诉你这个。”

    Frisk不满地“哼”了一声,叉起了手,撇嘴示意Devid接着说。

    “谢谢小公主宽宏大量。”Devid打趣道,“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,无论是怪物,还是魔法,都是真实存在的,而且就离我们不远。”

    他顿了顿,像是在组织语言,“伊波特山,你知道的,就是那座传说中会‘吃人’的山。其实那座山地下,封印着所有的怪物和魔法,在那座山上消失了的人,其实都是不小心闯进了封印怪物的结界里罢了。”

    “那,闯进去了会怎么样?”

    “就有机会见到怪物。”

    “见到了然后呢?”

    “怪物们都是会使用魔法的,像你的眼睛,现代医学可能治不了,但用魔法的话可就说不定了。”

    “意思是,我只要到伊波特山去,就有机会治好眼睛?”Frisk的呼吸变得急促了,身体前倾,不安地握起了拳头。

    “……”Devid看着她的样子,不忍的闭上了眼,“……对。但是,你只能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啊?Devid不能跟我一起去吗?”Frisk重新坐直了身子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 “我不能去……”Devid下意识答道,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连忙补充:“因为只有小孩子才能通过结界。”

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那太可惜了。”Frisk并没有怀疑什么,低下头默默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 “Frisk,我得先告诉你,这将会非常危险。”Devid叹了口气,“我们还是等你准备好了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 “Devid……”Frisk抬起了头,表情镇静了不少,朝他露出了一个坚定的微笑,“你知道我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。”

    Devid愣了愣,继而苦笑了一声。“是的,我知道。你向来如此。”

    是的,向来如此,以后也会如此。




    201X年1月11日,下午三点四十八分。

    伊波特山山脚。

    “……保重,Frisk。”

    “嗯。等我回来哦。”

    Devid站在入山口,目送着Frisk进入伊波特。他仰起头,看向那被白雪覆盖了全貌的山体,表情五味杂陈。

    “希望我没有做错……她能做到的,对吧?”

    他对着空气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 但是没有人回应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对没错,这就是重制版!哦我真希望我的改动是正确的……我希望在我慎重的考虑之后,这个故事会比之前更加丰满。设定比起之前来说真的变动很大,我不会再让原版的剧情束缚住手脚了,我会尝试着去改变原有的一些东西,来让这个au变得更加优秀的。

    而且!更重要的是!我在之后会和 @快乐jose在线咕咕 进行合作!具体和合作方式等到时候就知道啦!